郎如石佛本无心

南京中山门 12.13

吾有明珠一颗,

久被尘劳封锁。

今朝尘尽光生,

照破山河万朵。


  吾友云徽子,义高如云,德广似海,掌仙门道统之尊,教育英才无数。及到那年春秋缘尽,归返混沌五气,你吾初识,同论武道,共谈天命。

  而今秋风暂起,遗吾怅倚危亭,目断孤鸿影,况乎凄凉道上,行子憔悴,闻风肠断,百感凄恻。古言,黯然唯别而已矣。而今为护苍生,豁命殒身,一身尽化璀璨,照耀山河不破。

  愿滚滚云浪,让你安眠千古。来生,天下太平,再无烽火,你吾两名江湖倦客,拨琴弹筝,酴醾左右,笑看半生痴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默云,一路上辛苦...

关于「胥山樵」

取名「胥山樵」为纪念嘉禾已毁的古胥山。胥山因子胥伐越经营于此而得名,旧时有子胥磨剑石、胥山松涛、石龟等,后与山俱毁。


一个囤文库,随缘写文,不染圈尘。 

传统文化爱好者与摄影爱好者。

回评论词穷症。


各分类篇数较多的文章详见右边「合集」➡️

本质虐文写手,谨慎观文。

【意琦行/云徽子】裂缝

BGM:


有什么就害怕失去它。

一无所有,又担心会永远一无所有。

每个人都一样。


  默云踏在一块巨石上。

  高山上一片葱翠,在他身后,层层山峦夹着蜿蜒曲折的河流,游蛇般盘踞在神州大地上。到底走了多长的路?前方的终点到底在何方?他都无从知晓。

  此时,一道灵光乍现,默云侧过头,他知道那个一直存在他身边的人又出现了。

  “我们还要走多久?”默云问。“我们要去哪里?”

  “我们要去一个充满光明的地方。”太古先知温和的声音隐隐响起。“你会认识很多人,他们会给...

【意琦行/默云徽】论社畜与恋人的兼容性

BGM:Endless Tears


  凌晨两点,意琦行翻了个身,随后闭着眼从鹅绒被里伸出手,在床头柜上摸索手机。

  在旁边的书桌上,台灯还亮着,隐隐传来键盘的敲打声,电脑阴沉沉的冷光照在默云徽的脸上,远看如同一张煞白的纸。

  看了眼时间,意琦行把手机丢到枕边,叹了口气,看向埋头敲键盘的默云:“还不睡吗?”  

  默云徽敲了个回车,“等一会,我这份教案还差两页。”打了五个字后,又加了句。“你先睡吧,你前天刚出差回来,明天还有个会呢。”

  意琦行...

常思人世,飘零无常,
如置于草叶之朝露,映栖水中之明月。
金谷咏花,叹荣华似锦,尽随无常之风凋谢;
南楼赏月之故人,亦随月色入没浮云。
人寿五十,放眼天下,去事如梦又似幻,
虽苟且受享此生,焉能不灭而长存。
——能剧《敦盛》

【冽红角/非常君】明暗

*二人论(鬼魄&人魂)

BGM:明暗


一个人有两个我,一个在黑暗中醒着,一个在光明中睡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纪伯伦


  天光...

【意琦行/云徽子/澡雪】枯荣

友情向和亲情向,关联篇:《融雪》

BGM:lamp

希望他们新剧都好好的


  春分,指月山头花满林,几番倒春寒总算熬到回暖的时候,澡雪也不用每天被勒令套上一层层厚棉袄。

  自从冬天那事发生,指月山瀑的日子宁静了许多。事后,意琦行想把那日之事告知他的故交,与他商谈对策。剑宿早已不愿再染尘于江湖,但此次幕后人将黑手伸向澡雪,着实挑战绝代剑宿的底线。


  回想与故友重逢的那日,意琦行就为这个好友暗叹几声。

  “剑宿,许久未见了。”白发的云徽子向他微颔首,简单地行了一礼。...


© 胥山樵 | Powered by LOFTER